您好,欢迎来到图优教育!

疫情之下,美国老师们的“家庭工作间”一览

2020年05月21日 11:44:21 首页 >教育资讯 >

疫情开始之初,停课看上去似乎只是暂时的。许多老师在餐桌或在沙发旁登录线上课堂进行授课,这是在学校重新开学恢复正常面授之前的临时之举。

但日复一日,人们发现不会很快恢复到正常生活秩序中去。因此,教师们开始搭建新的虚拟课堂(或至少在尝试这种方式),长期来看他们的家庭环境更便于授课了。

鲸媒体在2月发布了关于中国网课老师们的故事 --《2020年春天,那些年轻的网课老师们》,我们再来看看美国上网课的老师们都是怎样的状态吧。

两个月过去了,美国各地的教育工作者都在他们的餐厅、卧室、起居室和走廊里进行远程授课。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正在适应一种完全不同的工作方式和工作节奏。

以珍妮特·莱克(Janet Lake)为例,她在圣迭戈联合学区(San Diego Unified school District)教九年级学生,她已经非常习惯每天站着授课了。在进行远程授课的第一周,她试着坐着工作,但脚却肿了起来。所以她做了一个临时的站立式办公桌,并每天在那里工作。

或者以巴尔的摩的中学教师芭比·普林斯(Barbie Prince)为例,她在授课时习惯于在教室里四处走动,在学生身后随时监测他们的学习进度。她的新教室(仅仅是计算机屏幕上的窗口)让她觉得非常拘束。

一些教育工作者在疫情大爆发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建立了专门的家庭办公室,但大多数人后来又都购买了新的办公设备:办公桌、办公椅、外接显示器、键盘、鼠标、耳机、扬声器和文件柜。这增加了意料之外但很必要的费用。许多教育工作者认为,从传统的课堂转变成他们家中所谓的“COVID-19课堂”并不受教学双方的欢迎。原因是师生关系的发展受到阻碍,在技术操作上也更加复杂,他们所习惯的教学辅助手段也无法使用。在Zoom教室里讲话会让人产生一种奇怪的混乱和孤立感。

不过,也有一定的好处。一位老师说,她轻松了许多,可以随时去洗手间。还有老师说他饿的时候可以吃零食。另一些老师表示他们能够集中精力,长时间连续工作。对一些老师来说,从没有窗户的教室到有充足自然光的房间是一个好的变化。还有一些老师说,他们与家人在一起团聚的时光也变多了。

Scott Merrick:工作环境自由了

(图片来源:Edsurge)

斯科特·梅里克(Scott Merrick)曾经在隶属于纳什维尔公立学校体系(Metro Nashville Public Schools)的麦克默里中学(McMurray Middle School)的计算机实验室工作。现在,他在自家前厅的一张改装过的床头柜上工作,床头柜放在一扇大窗户的前面,他可以从这扇窗户里看到花园、一棵枫树和邻居家。在房间里,有他收藏的黑胶唱片、吉他、狗、一辆健身脚踏车,还有一个装满他所写的诗歌和短篇小说的箱子。

对于梅里克来说,这些设备本身就是一种进步。但是他几乎再也看不到学生了,除了那些进入到他网课页面的学生。此外因为他的课程不是核心课程,并且该地区的电脑并非普及到每个人,所有他的学生很少。

Kristen Messer:享受视频授课

(图片来源:Edsurge)

就像许多在家工作的人一样,克里斯汀·梅瑟(Kristen Messer)整天都在家里四处走动,到处都可以是“COVID-19教室”。她每天的工作从餐桌上开始,带着笔记本电脑、文件、麦克风和照明设备与学生见面。她和她的学生(加利福尼亚州曼特卡的斯特拉·布罗克曼小学的二年级学生)使用了大量的数字化工具,因此她不需要在身后张贴任何海报或者指示标志。当授课结束后,她回到一个“安静的房间”,用收集到的不同工作资料进行备课和记录。

她喜欢视频授课,因为在授课期间可以看到自己的学生,就是有时候会有些吵。她说:“你都不知道在一次视频期间我会让麦克风静音多少次。” 她的狗对这种新的安排特别满意,但她却无法再与同事共进午餐。

Esther Schmitt:根据学生需求快速调整教学计划

(图片来源:Edsurge)

埃丝特·施密特每天往返于卧室和客厅之间授课。这位洛杉矶联合区的二年级老师已经在餐桌上工作了两周,但听说停课仍将继续时,她制定了一个新的工作计划。

施密特买了一套桌椅,一台带集成麦克风和摄像头的显示器,还有一辆小推车,这些设备帮助她跟上自己的工作进度。“因为这种转变带来了很多意料之外的费用”。施米特已经执教34年,这种经历对她来说却是“第一次”,但她认为她和她的同事们“已经根据学生的需要进行了调整。”

Barbie Prince:没法随时监督学生学习情况了

(图片来源:Edsurge)

巴比·普林斯(Barbie Prince)是巴尔的摩附近克里格谢切特日间学校(Krieger Schechter Day school)的一名中学教师,她将桌子置于餐桌旁,然后拿了两张桌子、一个笔记本电脑支架和一把带靠垫的办公椅,“这样的话我所需要的东西就都在旁边”。她怀念教室的空间性和实用性,因为在教室中,她可以四处走动来监督学生,在教室的不同地方授课,并把学生分成小组带出去做活动。

Jennah Castillo:家里授课干扰更多

(图片来源:Edsurge)

珍娜·卡斯蒂略(Jennah Castillo)在卧室角落的一张桌子上进行网络授课。这张桌子上有她用来引领加州埃尔森特罗(El Centro)的De Anza Magnet学校的三年级学生进行数字化学习的所有工具。

卡斯蒂略(Castillo)试图将色彩方案融入家庭装饰中,让学生从她的课堂中认识蓝色,绿色和黄色。

她的新桌面背景是她的大学毕业帽,上面有一个苹果的轮廓,上面写着“现在轮到我教书了!”她认为,尽管新环境舒适安静,但实际上与传统教室相比,家里的干扰要更多一些。

Janet Lake:远程授课加深了学生对我的了解

(图片来源:Edsurge)

珍妮.特莱克(Janet Lake)是圣地亚哥莫尔斯高中(Morse High School)的一名九年级教师,她在家里的家庭娱乐室工作,将壁炉当作临时书架和打印机桌子。由于习惯了站着工作,她布置了一个高高的吧台,便于站着工作。

莱克为她的工作空间增加了照明设备、滚动书架、办公用品和音乐播放器。更不用说她那以“惊人的速度”施展的所有技术了

莱克说:“我的课堂比以前好多了,我觉得学生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对我的了解比过去的七个月加起来都要多”。

Stacey Roshan:远程授课更耗费时间和精力

(图片来源:Edsurge)

马里兰州波托马克市布里斯学校的数学老师兼创新与教育技术主管斯泰西·罗珊(Stacey Roshan)一直在自己公寓一角的办公桌上工作。从学校停课以来,她升级了自己的装备,其中包括键盘托架,键盘和鼠标,新购的办公椅也快到了。

她享受完成任务过程中的这种长时间的精力集中,但也存在很多不利因素。

她说:“我怀念被学生包围的日子。很多事情让人疲惫并且需要耗费更长的时间,比如现在是以数字的形式而不是面对面的和学生交流。”

罗珊支持使用科技进行教学与学习,但她同时也认识到了它的缺点。由于无法当面跟学生解释某些概念或者表达清楚自己的作业评语,她耗费了许多时间来确保学生理解自己所反馈的信息。

她说“归根到底,我认为我们可以建立更有效的系统,但由于最初我们认为远程教学的学习方式是暂时的,并且向远程学习的转变太过突然。因此我们没有时间在网络课堂中建立这些准则。”

Bob Dillon:哪里都可以工作

(图片来源:Edsurge)

圣路易斯大学城校区的技术总监鲍勃·狄龙(Bob Dillon)有时会在屋外的吊床上工作。他说:“根据一天的时间,心情和在屋内人的不同,屋里的每个地方都能当作学习和工作地点。”

试听资格领取(已有人申请)
相关文章

免费试听

免费体验开课倒计时

11 : 59 : 59

帮我
选课
招生
合作
意见
反馈